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_ 童嵩珍 性治療師 ( 原性福門診 )陽萎、早洩、陰道痙攣 福音

預約性福

童嵩珍主任性治療師所帶領性健康管理顧問團隊,為兩岸第一家以「」為主軸的健康管理顧問中心,專為陽萎、早洩、勃起功能障礙陰道痙攣、圓房障礙、性慾低下、兩性關係,特別引進德國、美國性治療訓練課程

台灣第一性治療師 童嵩珍 獲邀出席海峽兩岸醫學專家學術論壇 演講


,強調不吃藥、不動刀」以最自然、最安全、無副作用的物理訓練方式,讓您重新找回信心、性福及兩性愉悅的親密關係,全台唯一別無分號
本中心為確保個人隱私皆採預約方式,您所預約的時間將是您個人專屬的時段,有別於醫院候診區,避免人多煩雜的干擾。
第一次請事先預約會談時間,以更進一步了解問題、評估並討論適合需要的課程內容。



童嵩珍 主任接受中國最大英文報 CHINA DAILY 專訪

--- 歡迎來電預約 ---

服務時間 
週一至週五10:00 ~21:30
週六10:00 ~18:30
預約專線(02) 2727-1786




地址:台北市忠孝東路五段 508號 25樓之3  ( 捷運板南線永春站四號出口步行約四分鐘  )
停車場 : 春光公園地下停車場  ( 台北市忠孝東路五段666號地下 ) 24HR 小型車 30/HR 

勃起功能障礙早發性射精陰道痙攣性交疼痛性慾低下親密關係

性福分享:只要神性不要獸性

一個人歷經了許多的挫折之後,會開始反思生命的價值與意義,大魁也不例外。43歲的他,大學時期遇見他此生唯一的女人,只不過對方認為「性是獸類才會做的事」為此兩人爭執不斷。
 
交往16年後,他們為了是否要繼續共度餘生,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:「如果能生孩子就結婚。」這才發生了彼此的第一次。太太生完孩子之後出現產後憂鬱症,除亂發脾氣外連帶還影響了整個婚姻生活。談到性,大魁苦笑,婚後八年只有兩三次,算是太太給的獎勵吧!!終於有天他看到了一本”與神對話”的書,一整個頓悟,他告訴自己,只要把心愛的孩子照顧好,堅持二十多年的戀情也許可以就這樣一直走下去!!

性福分享「每次射精,都覺得自己在造孽...」拿掉2個小孩後,一個男人的心理創傷

「每次射精,都覺得自己在造孽...」拿掉2個小孩後,一個男人的心理創傷
 
「這兩星期練習的情形如何?」
「我自己練得不錯,但沒有請老婆幫忙。」懷民說。
「對,我不想幫他。」老婆直說。
懷民是一位勃起功能障礙的個案,他並沒有直接的性功能障礙,但最大的問題就是與老婆做愛時起不來。

「不是不能做,只是不想做」性福的夫妻

志偉和小萱是一對新婚夫妻,交往十年,結婚三年,無奈的是至今未曾有過一次成功性經驗。小萱著急,希望志偉能重視他們現在的狀況去看醫生,但志偉卻說他真的沒問題,只是不想做。
 
這種狀況對任何婚姻來說都是一道難解的題,即使你有學過心理學。
 
志偉主訴從發現問題後小萱就不斷催他去醫院,檢查單上的回覆報告也真的沒有生理上的問題,最後只好被硬拖到我這兒來,為了排除個人心理上的勃起障礙,進行常規性的感覺集中測驗,檢測結果,一樣,真的沒有勃起上的問題,至於為何不想做愛,的確令人匪夷所思。

難以啟齒的性福...老公那裡的尺寸,跟我合不來,怎麼辦?

麗雅和雲軒是一對結婚2年的夫妻,兩人是在婚姻介紹所認識的。麗雅今年41歲,大學教授,博士畢業;雲軒50歲,會計師。
 
問他們為什麼這麼晚婚?雲軒說:「也許是因為工作太忙忘了談對象,也許是因為眼光太高,錯過了適婚的年齡,我們就是傳說中的高學歷、高失婚力的代表作。」
 

【性福關係】平時強悍、床上又愛當「女王」,導致老公扛下「硬不起來」責任

文豐是一個石雕藝術家,他的妻子米露是家庭主婦,第五堂剛進訓練室就聽到米露扯著嗓子大吼:「都已經第五堂課了,怎麼一點起色也沒有?  早洩與勃起都不穩定,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」細問之下才知道,米露回娘家20天,一踏進家門就要做愛,文豐一緊張就射精了,怪不得米露氣個半死。
 
文豐和米露在兩個多月前來找我們,老婆一進診間就抱怨老公前戲都不會硬,即使勉強進入也很軟,根本就不是男人!被老婆數落的文豐只能頭低低的不敢吭氣,不管問他甚麼,太太總搶著回答,有時連偶而發出個聲音都會被制止,最後只好把他們分開談。

【性福診間】不做愛,難道會死嗎? 性健康管理師看夫妻性生活迷思

一個無法性交的女性是這樣描述她老公的:我老公是一個好男人,我們的感情相當不錯,除了性愛之外,我們都和一般的夫妻一樣,一塊兒上下班、吃飯。對於我沒辦法進行夫妻失活,他也不責備我,對我的好真的是任何人都可以明白的。
 
可是,這麼多年了,好似感情與呵護都用到一個極致,無法履行夫妻義務明擺著,後來,他變了,從無話不談、假日偶而還會去逛逛超市買東西,到現在我幾乎都是一個人,有時下班晚了,路暗,我要他到地鐵站載我,他都說他沒空,想休息,要我自己搭計程車回去。可這麼晚了,難道他真的不擔心嗎? 還是,他已經不再愛我了?